网站导航

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 明皇族百万子孙可悲下场 被起义军大肆诛戮(转载)
明皇族百万子孙可悲下场 被起义军大肆诛戮(转载)
时间:2022年07月05日
       □张宏杰在“体制”决定下, 王室展开了激烈的生育竞争。到明朝末年, 朱元璋的子孙已增至100万。作为明朝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, 皇室确实是“最幸福”的群体。然而, 李自成的士兵所到之处, 几乎没有一个姓朱的人能活下来。明皇室举办两百多年的狂欢宴, 竟然不是免费的…… 明皇室人口爆炸 明朝弘治五年末, 山西刺史, 杨承畴向皇上报告了一个惊人的消息:居住在山西的青城王朱忠义, 再次打破了朱元璋家族的出生记录。截至今年8月, 他一共生了94个孩子。朱熹兰藻只能苦笑摇头。他有些好奇, 这些皇子还能记得自己的孩子吗?这确实是明代中叶以来不少宫殿遇到的问题。青城王的儿子们也大多继承了父亲出众的生育能力。比如, 他的长子后来的子孙总数达到了70个。而庆城王的子孙数量创历史新高, 孙子数达到了163个, 曾孙子数达到了510个。也就是说, 他的嫡系今年已达七百六十七人, 再加上众多妻妾和女儿, 整个青城宫的“正宗主子”一千多个。庆城王当然认不出权, 也认不出全家。除非将子孙妃嫔数一数, 否则很难想象他是如何管理这座偌大的宫殿的。正如朱熹所料, 朱忠义的生殖冠军头衔很快就被他的一个后裔, 另一位青城王夺走了。这个庆典程望光的儿子有一百多人, 所以才会出现这样尴尬的一幕:每次家宴庆祝, 兄弟姐妹见面, 都要先介绍, 否则就不认识了。正所谓“每次见面, 紫玉莹都坐满了, 到了不认识的地步”。正德初年, 青城宫终于算不上他家的人口, 急忙向皇上汇报:“此府门派众多, 将军的孩子还是将军的年纪。 . 政府将调查并报告。青城王一府的人口增长只是明朝皇室人口爆炸的一个缩影。朱元璋开国之初, 将子孙分居各地。这些王子就像种子。一两百年过去了, 数量惊人:山西省洪武年间只有一位晋王。洪武年间, 河南原本只有一位周王。万历年间, 皇室后裔有5000余人……据明末徐光启粗略计算, 每30年左右, 明氏宗族的人数就翻一番。当代人口史学家计算的结果是, 明代皇室人口增长率是全国平均人口增长率的10倍。明朝宫廷档案中正式记载的人数, 即玉通牒, 洪武年间58人, 永乐年间127人, 嘉靖32年19611人, 32年8人。
       万里。成千上万的人。 (陈五通《洪武帝大传》)这只是玉通牒上列出的高级皇室的数量, 不包括数量较多的。底层皇室。据安介生等人口史专家估计, 到明朝末年, 朱元璋的子孙已增至近百万。相比之下, “爱新觉罗”氏族虽然不算出自努尔哈赤, 而是出自其父扎克什(源数比明朝多出数倍), 明清两代的存世时间大致挺不错的, 但是晚清爱新觉罗氏的成员有2.9万人。事实上, 朱元璋子孙数量的迅速膨胀, 不仅在中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, 也是世界人口史上的一幕。当地官员惊恐地发现, 该省的财政收入已不足以养活居住在该省的王室。朱元璋人口不合理扩张的结果, 背后有强大的制度驱动。历史上朱元璋的形象是最狠的。他对庶民、大臣、老友、妻妾, 冷血无情。唯有在自己的子孙面前, 他才充满了善良, 温柔体贴。他绞尽脑汁, 以确保子孙后代的幸福。建国后不久, 还没来得及封大侠, 他就迫不及待地让自己的儿子们都成为了皇子, 尽管那年他的小儿子才一岁。他规定王室后裔不受普通法律约束, 不受当地政府控制。诸王、皇子、诸侯大臣的宫殿、服饰、骑兵等, 见了都要“许诺顶礼”。朱元璋为明朝官员制定了中国历史上最低的薪金标准, 但为子孙定下的薪金标准却不是很优厚:太子封为太子后的年薪是明朝官员的近七倍。高级官员, 这还不够。包括大量的土地和其他各种奖励。为了让后人充分享受幸福, 他规定皇室不必从事任何职业。对每一位皇室后裔来说, 所有的消费需求都由国家承担:从10岁开始领薪享受薪水, 结婚后国家提供住房、王冠服饰、婚礼花费。他死时还有巨额的丧葬费。这种细致入微的“爱”在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, 让明代​​人不禁感叹:“我对亲人的恩情可谓无所不能, 其深度远大于前世。几代人。”朱元璋的皇室政策只有一个漏洞, 就是幻想自己可以通过封臣控制军队来保卫朱家的安全。于是, 自永乐年间, 太子便带兵大乱。这种情况导致历代明朝皇帝都在努力弥补这一漏洞。皇帝一方面保证了王室生活的奢侈, 另一方面又竭力加强对王室特别是诸侯王的控制。到了明中后期, 这种管控达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:为了怕诸侯会联合地方势力造成混乱, 后世的皇帝规定诸侯只能住在皇宫里。他们的余生。皇帝亲自递交了申请。未经皇上亲自许可, 太子甚至不能出城扫墓。为了不让诸侯有勾结的机会, 后世的皇帝规定诸侯终生不得相见, 这就是著名的“二王不相见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 来自世界各地的王子几乎被剥夺了所有的自由, 成为了高级囚犯。由于他们不能从事任何社会职业, 他们只有一个渠道来增加收入, 也就是多生孩子。因为多了一个孩子出生, 国家按照年级多发一份工资。所谓“氏生十岁, 即授支。生国将, 得千石。生十将, 则得一万石……李禄这么厚, 所以每个人的妃嫔嫔妃都很多。屠泽白思男。” “有利润的地方, 人们都在争取, 就像水一样, 停不下来。”在“体制”的决定下, 从明朝中后期开始, 皇室展开了激烈的生育竞争。世界各地的王公们在床上拼命撒种, 为了生儿育女而招妻妾妾, 掠夺平民。他们把妻妾的经期编成一张表, 按时来, 提高效率。在激烈的床位争夺战中, 出生记录一次次刷新……该地区最赚钱的产业被皇室垄断, 生子多福。它原本是中国人唯一的信条。挥霍繁衍,

也是朱元璋为子孙定下的光荣任务。因此, 朱家生来就正直、荣华富贵、喜气洋洋。然而, 对于其他明朝成员来说, 皇室生育记录的刷新, 不仅意味着饭后八卦的添砖加瓦——还意味着每个老百姓的负担一次次加重。太子的增加, 必然会导致宫殿的增加, 圈地的扩大。世界上最好的土地越来越集中在王室手中。明朝中叶以后, 全国人均土地持续下降, 而皇室占用的土地却迅速扩大。许多宫殿拥有数万公顷的土地:靖王和鲁王在湖广等地耕种达4万公顷。桂王、惠王、睿王各耕地2万公顷、3万公顷。稷王在长沙, 拥有70万至80万亩土地, 长沙县和善化县40%的土地也归稷王所有。河南省一半的土地归皇宫所有。
       王室的薪水直接来自各地的财政收入, 而王室人口的几何增长意味着财政支出增加了几十倍甚至上百倍。山西晋王府明初年薪只需1万石, 嘉靖年间增至87万石。河南周王府从1万石发展到69万石。湖广楚宫从1万石增长到25万石……在国家财富的分配中, 富豪的比例迅速扩大, 而底层民众的生存空间却不断被压缩。这个国家亿万人民生存的真正意义, 一直是为一家人供血。这是中国政治的应有之义, 明朝臣民对此深有体会。然而, 朱氏高得离谱的生育率却造成了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局面:从明代中期开始, 地方官员惊恐地发现, 他们的地方财政收入已不足以养活地方王室。例如, 山西地方财政收入152万石, 而山西王公年消费312万石。河南年财政收入84万石, 需供给太子192万石。嘉靖年间, 大臣们焦急地指出, 很快, 中国幅员辽阔, 资源丰富, 完全可以动用举国之力来支持这一荒唐景象:“王府将领动员数十人。千, 它们是复数。十年, 虽然内府的储备受损, 全世界的税收都用尽了, 但习足以弥补吗? “以后, 圣子圣孙代代相传, 有限的土地用来增加不计其数的粮食, 有什么办法改善未来?” “这只是王室引起民怨的原因之一。其实中国人很“讲道理”,

享受特殊待遇是理所当然的, 问题是国家规定已经这么大方了而诸侯、龙孙、孙子还不够, 他们利用特殊的地位和影响力, 将触角伸向有油有水的各个领域, 无所不能, 无所不能:王室经常勾结巨商垄断这些亲族贵族利用关系, 向朝廷索要特殊政策, 转让给商人, 然后从商人那里分享巨额利润, 区域内所有最赚钱的产业, 都被他们垄断了。许多地方的诸侯王利用特权控制当地盐的销售, 不顾老百姓的承受能力, 任意抬高盐价。 alt, 让底层人民多年吃不起盐。所有稀缺的自然资源, 如土地、山脉、森林和矿山, 只要证明有利可图, 皇室就会通过乞求皇帝或抢劫他们来夺取它。比如皇帝给了福王两万公顷的土地, 原本定在河南, 但是河南的好地还是不够用, 只好去湖广和山东包围最好的肥沃土地。因此, 史书上说明朝“占尽天下”。为人民严于民的人, 如黄庄和王、贵、中官。”各地的诸侯常常向皇上哭诉贫穷, 要求各种特权。多地征税权相继下放到诸侯府:周王在开封拥有征税权, 鲁王拥有26个河泊地。鹿城县的商税归清远王所有, 屯留县的税金归辽山王所有。平遥王说自己家门太多, 住的并不富裕, 皇上命骊城县的营业税分给他一年……通过各种诡计和掠夺, 皇室积累最多世界上的财富。世界富豪王, “珠玉之宝贿山”, 身家数百万。陕西秦王是世界首富, “身家百万”。大同王居然拥有1060套房子……垄断集团暴利带来的直接后果当然是民生日益艰难。明代中叶以来, 历代皇帝不断通过“增派”等手段, 将宗主、诸侯的开支进一步转嫁给百姓。原来老百姓的负担更重, 有的农民甚至“弃筷、弃屋、捐妻以养国”……特权庇护:王室成了黑势力的保护伞.毕竟还是“合法的”或者符合“潜规则”的。但是, 这仍然不能满足王室的欲望和冲动。在没有约束的情况下, 特权总是走极端。明朝王室的违法犯罪行为, 为他们积累了更大的民怨。虽然国家明文规定王室不得干涉地方事务, 但很多王室都参与地方事务。
       地方官员的欺凌玲。代王府府国将军因不满县令对仆人的处罚, 当众殴打县令。金王府的河东王等人侮辱和殴打地方官员的情况更为普遍。嘉靖三十七年, 宁华宫的宗颐, 也就是小管家, 竟然殴打了唐唐太守等朝廷高官:“我求饭不成, 就围了上去。 ”因其司法特权和有罪时“刑而不罚”, 许多宫殿成为当地黑道势力的保护伞, 甚至自己成为黑道首领。嘉靖五年, 青城府府国将军被指隐匿盗贼;隆庆二年, 房山王府镇国中尉朱新元“勾结盗贼团伙, 劫掠商货”;襄垣王府的府国中尉, 彰化王府 府国诸国的中尉, 都“请出紫禁城打劫”, 公然杀人抢钱……至于抢平民少女等经典情节, 还有无处可去。在特权的保护下, 皇室成为了明代社会道德水平最低的群体。河南禹州徽王朱载伦说:“有一个美女穿过屋子, 扫了进来卖淫, 小姑娘不敢捡, 大怒, 扑向老虎。”武冈郡山民王朱启礼“前后不计百姓妻女”。丧父时, 武夷王“在父亲的葬礼上失礼, 以酒为乐, 召娼唱歌跳舞, 嫖娼, 谏谏, 甚至非法折磨, 或激怒, 摁石鼓胸口, 沙子捂嘴。, 死人的数量”……两百年的狂欢宴会, 竟然不是免费的。民众的怨气虽然严重, 但全国各地的皇室, 却是根本不理睬。拼命地享受它们是正确的做法。对先祖血战的最好奖励。作为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, 在明朝, 皇室确实是最幸福的群体。两百多年的霸道, 狂饮, 高到极致, 享受巅峰。可惜, 世上没有宴席。明末李自成、张献忠等“七十二”起义军横扫大地后, 朱元璋的后人突然发现, 他们的宴会不仅被打断, 而且被宣布永远结束。更可怕的是, 他们这时候才发现, 这两百年的宴席不是免费的, 是时候去看看了。这些诸侯、郡王、朱姓将领, 是农民军最有趣的猎物。大大小小的农民军所到之处, 王室就注定要灭亡。各地连绵不断的战火, 几乎把各地最宏伟的宫殿都夷为平地。据曾见闻的太原总兵蒋丞说, 农民军“凡被掳掠、烧毁的, 都准备得极其惨烈, 宗主诸侯受害特别惨重”。我们先来看看王室人口增长最快的山西。明末, 山西有晋王、傣王、西河王等多个郡王, 王室数以万计。崇祯十六年, 李自成率军入山西, 首先猎杀皇室。起义军攻占山西平阳后, “西河王等300多人被杀”;攻下汾阳后, 他们还先搜杀了“宗神”, 以至于“汾一方几乎是罗刹鬼国”。十七年初崇祯攻陷太原后, 李自成的军队“俘获晋氏四百余人, 遣往西安, 尽杀”。这四百人, 都是晋王一脉的高级皇室。那么,

因为“只怕(中低等)宗门变了, 闭门搜查, 弄到一千多人, 杀在海子岩, 如抹羊抹猪。”这两次杀戮之后, 山西晋王室的主要人物都被杀了。崇祯十七年三月, 李自成的军队再次攻占大同。 6天之内, 朱传祺帝以下的4000多个王族和宗族被杀。其他郡王也难逃一劫。蒋丞在书中说:“云姓(今山西大同)一共一千余人, 盗贼盘踞六天, 屠戮将尽……” 综上所述有几次, 李自成的军队只在山西。杀死朱姓后裔一万余人。山西只是一个缩影。事实上, 李自成虽然以“不嗜杀”着称, 但历经多场战斗,

朱姓诸侯几乎无一幸存。而张献忠的军队过去以烧玉石为特产。所到之处, 王者横扫而去, 这就是称号的意思。不同的是, 他在杀法上经常有新的想法。崇祯十四年二月, 攻陷襄阳, 将襄王朱一鸣囚于南城楼。朱一鸣跪地求生, 张献忠递给他一杯酒, 说道:“我要借王头, 让杨思昌服从附庸。”然后“上杀戮之城, 烧塔, 投尸火中”。
       崇祯十六年五月, 张献忠攻克武昌, 俘虏楚王朱华奎。这一次, 他又想出了一个新花样——住在西湖, 近千座宫殿和亭台楼阁也被烧毁了……这与王室和平时期的最高生育率相匹配。明末战争期间, 皇室的死亡率也有所下降。创造了最高的社会阶层。明朝末年杀害明王室成员的叛乱的最大特点之一就是坚决和彻底。仅有的如果朱元璋的子孙, 无论是投降还是被动俘虏, 是不跪在地上还是挣扎求生, 是不肯说出宝物的所在, 还是欣然献出全部财富, 结果都是同样的:它们都会被摧毁。史书上, 谈及大军前线下的皇宫遭遇, 用的词有“筋疲力尽”、“全”、“合”:张献忠攻占常德, “荣王氏筋疲力尽”。征服重庆后, 蜀王朱昌浩一家“杀光了他们”。蜀王朱志鹏“被和宗所杀”……史家总结道:“王家宗门, 不分上下, 不分军民, 诸姓, 皆处死。” , 积累了太多的公愤。他们已经完全站在了老百姓的对立面, 不得不用他们这一代人的鲜血和生命来为自己和前世的“幸福生活”付出代价, 就像每一个历代王朝的终结一样。
       但不要忘记, 朱元璋打着“推翻元朝特权阶级”的旗号建立了明朝。这座明代建筑的地基, 正是元代豪门、权贵、官员家族的骨骸。

如果您有任何问题,请跟我们联系!

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05 xs33 (www.sheridancountygop.com),All Rights Reserved

地址: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平明镇宏志商厦27号

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

服务热线

{13651902516}

扫一扫,关注我们

44.158594s